當前位置:首頁 / 歷史文化

作者簡介:陳允平(生卒年不詳),字君衡,號西麓,四明(寧波)人。宋未(1273年)曾任沿海制置參議。宋亡,以圖謀恢復之嫌被逮入獄。后應召北赴燕京。有《西麓繼周集》、《日湖漁唱》存詞二百余首。風格平正和雅,清婉綿麗,工于審音。應周密之約,為西湖十景,每景填一詞,每詞曲不同如:《秋霽 平湖秋月》、《百字令斷橋殘雪》、《八聲甘州 曲院風荷》、《驀山溪 兩峰插云》、《掃花游 雷峰落照》等。
  《雷峰落照 掃花游》
  數妖蘸碧記,載酒甘園,柳擴花塢最堪。避暑愛蓮香送,晚翠嬌紅嫵。唉乃菱歌乍起,蘭橈競舉,日斜處,望孤騖斷霞,初下芳杜。
  遙想山寺古,看倒影金輪,溯光朱戶。暝煙帶樹,有投林鷺宿。憑樓僧語,可異流年,付與朝鐘暮鼓。謾凝佇,步長橋,月明歸去。
  作者簡介:周密(1232--1308),字公瑾,號草窗,又號蕭齋、棄陽嘯翁、四水潛夫。原籍山東濟南,寓居吳興。淳佑時曾為義烏縣令。宋亡后隱藏居不仕。與王沂孫、張炎等同結詞社,互相唱和。與吳文英(夢窗)并稱“二窗”。著有《武林舊事》,《齊東野語》、《癸辛雜識》、《浩然齋雅談》、《澄懷錄》、《云煙過眼錄》等書傳世。
  周密寫有十首《木蘭花慢》,分韻西湖十景,此為其中之一。詞前小序說他“年少氣銳時,讀到友人張成子噙詠西湖十景的《應天長》謂此人間景,余與子皆人間人,子能道,余顧不能道耶,冥搜六日而詞成。成子驚賞敏妙。異日霞翁(楊纘號紫霞翁)見之曰:語麗矣,臺律未協何。遂相與訂正,閱數月而定。”由此可見,這十首詞是作者早年經過反復修訂的力作。景定四年(公元1263年),周密將他寫的這十首詞拿給陳允平看并約他同賦,于是陳允平用不變詞名為西湖十景寫了十首詞詠西湖。
  《雷峰夕照 木蘭花慢》
  塔輪分斷雨,倒霞影,漾新晴。看滿湖春風,輕橈古岸,疊鼓收聲。簾旌半,鉤待燕,漸香濃徑杳催蜂程。陌上人扶醉玉,路傍懶拾遺簪。
  郊垌未厭游人云,暮合謾銷凝,想舞茵歌席,煙花露柳,都付棲鶯。重堙已,催鳳鑰,正鈿車繡勒入爭門,銀燭擎花夜暖,玉街淡月黃昏。
  作者簡介:張矩,字成子,生卒年不詳,與周密同代人,是第一位以西湖十景為題,賦《應天長》詞十首。受他的啟發周密也以西湖十景賦《木蘭花慢》詞十首。小有名氣陳允平也賦詞十首。譜成曲演唱,從此西湖十景美名廣為傳播、家喻戶曉。
  《雷峰夕照 應天長》
  磬園樹杪,舟亂柳津,斜陽又滿東角。可是暮情堪剪,平分付煙郭。西鳳影,吹易薄。認滿眼,脆紅先落。算惟有,塔起金輪,千載如昨。
  誰信涌金樓,此際憑欄人,共楚天約,淮擬換樽,陪月繒空卷塵。飛鴻倦低未泊,斗倒指,數來還錯,笑聲里立盡黃錯,剛下簾箔。
  《西湖竹枝詞》(元)釋福
  黃妃塔前西日沉,采菱日日過湖陰。郎心只似菱刺短,妾意恰如湖水深。
  (元)《采茶歌》
  云出岫罩南屏,日銜山遇西林,現出那雷峰晚照似蓬瀛。九井三潭五云生,六橋煙柳勝丹青。
  《雷峰夕照》蝶戀花(明)莫番
  古塔斜陽紅欲暝,西崦人家,半在桑榆影。水印殘霞如灌錦,煙花佛國非凡境。
  十里畫船歸欲盡,漁唱菱歌,別是湖中景。待月有人樓上等,珠簾半卷闌重憑。
  《買陂擴》(明)瞿佑
  望西湖,雷峰隱隱,霞光云彩紅粲。相輪高聳猶難礙,何況鈴音低喚。堪愛玩,最好是前山,紫翠峰腰斷。平銜一半,似金鏡初分,火珠將墜,萬丈瑞光散。
  憑欄處,催罷舞群歌伴,游船競泊芳岸,雕并繡勒爭門入,得六街塵亂,君不見疏星,淡月橫微漢。敲其待旦,聽鯨吼華鐘,龜鳴急鼓,光景暗中換。
  《雷峰夕 照南鄉子》(明)馬洪
  高塔聳層層,斜日明時景倍增。常是游湖船攏岸尋,登看遍,千峰紫翠凝。
  暮色滿觚棱,留照溪邊掃葉僧。鴉背分金猶未了,生憎,幾處人家又上燈。
  《雷峰夕照 步步嬌》(清)張易
  煙凝暮色和峰黯。日映浮屠晚,霞飛陣陣寒。樹杪流霞,夕陽檀板。此際好留連,卻如何便解歸周纜。
  《雷峰夕照 金浮圖》(清)夏敘典
  誰裝知浮圖?聳秀四啟霞窗入。開云牖晚煙平,消得黃巖瘦。極地擎天閱遍陰陽爭斗。歲歲雨馳風驟。秋毫暮霽,勝跡依舊。斜陽漏,玲瓏明透。翠簨呤龍,寶香噴獸。乳鴉冷鳴鐘后,落葉飄蕭幾片。翻甃兀立,黃昏無偶。歸橈遠送,倦客頻回首。
  《雷峰夕照 清江引詞》(清)厲鶚
  黃妃塔頹如醉叟,大好殘照逗。渾疑劫燒余,忽訝飛光候。漁村網收人喚酒。
  作者簡介:俞樾(1821--1906)字蔭甫,號曲園,浙江德清人。道光三十年(1850)進士,作翰林編修,河南學政等官。不久罷官南歸,主講蘇州紫光學院,杭州詁經精舍。所著〈春在堂全集〉,多達五百多卷并重視民間小說、戲曲。
  《晴湖 虞美人》
  曉煙乍破青衫醒,鏡里明裝靚。迷離金碧晃樓臺,不信人間此外有蓬萊!
  畫船蕭鼓時來往,綠水春搖蕩。遲遲聽徹鳳林鐘,要看斜陽一抹上雷峰。
  作者簡介:茅盾,愛國民主人士,著名作家,曾任文化部部長,全國政協副主席。

《西湖》沁園春
  西子湖邊,保叔塔尖,暮藹迷蒙。看雷峰夕照,斜暉去盡;三潭印月,夜色方濃。出海朝霞,蘇堤春曉,疊嶂層染漸紅。群芳圃,又紫藤引蝶,玫瑰招峰。
  人間萬事匆匆,邪與正,往來如轉蓬。喜青山有幸,長埋忠骨;白鐵無辜,仍鑄奸兇。一代女雄,成仁就義,談笑從容氣貫虹。千秋業,黨英明領導,贏得大同。

   
乐投电竞